Features >景觀設計師可以幫助社區更加敏捷地應對極端天氣情況。 Border 1 Border 1

靈活應對

Published in:2019-01-21 01:09:07

今年,當巴黎多梅尼幼兒園的學生們開始他們的秋季學期生活時,整個校園看起來煥然一新。暑假期間,傳統的抗滲混凝土被可以作為“雨水海綿”的多孔亞層所取代,同時在此基礎之上,還鋪設了一層完全透水路面,進行排水,將集水的風險降到最低。不久以后,種植的藤蔓將爬上建筑物的混凝土墻體,有助于防止墻面吸收夏季熱量,而巨大的樹冠和成排樹木則將帶來愜意的陰涼。

 

此次翻新旨在讓該所公辦學校能夠更好地適應炎熱潮濕的外部環境,此舉也是巴黎市政力爭打造全球環境適應力最強城市的使命之一,該計劃還包括綠化和公共空間降溫以及降低污染和碳排放。巴黎環境和可持續發展專員賽麗婭·布羅埃爾表示:“我們正在重返大自然——這首先是為了孩子們,但也是為了逃離無盡的鋼筋水泥以及提高城市適應力。”

 

在世界各地的諸多城市經常遭受干旱、洪水和野火等極端天氣事件的蹂躪之際,許多社區都試圖通過“重拳出擊”的基礎設施項目找到解決氣候災害的解決方案,包括隔水墻、為城市降溫的發電廠等。在過去的半個世紀里,荷蘭的海岸線已經通過在主要城市實施大規模的防潮工程而徹底改變了舊貌。通過國家倡議,荷蘭建造了各種防洪堤和泵站、或者圩田和加筋沙丘以阻擋北海的濤濤洪水。


整日與大自然打交道的景觀設計師也能為建造多層防御助一臂之力。在哥倫比亞麥德林郊外的一片山體滑坡多發地區,景觀規劃者把陡峭的山坡變成了一座環繞該城市長46英里的公園,并確保危險地段無任何建筑物;為了適應季風性洪水,中國金華市的雁尾洲公園設計了排水力極強的地形和植被;在紐約市,設計師們正在嘗試修建“牡蠣養殖場”,培育縱橫交錯的水下礁床,以便為野生動物們創造更好的棲息地,以及緩和波浪的沖力,從而減少風暴潮造成的破壞。

 

景觀設計師們將沙丘、公園和珊瑚礁等靈活的保護形式稱之為“源于自然的策略”。只要應用得當,自然系統能夠有助于城市災害恢復。例如,在新加坡的碧山宏茂橋公園,設計師利用“源于自然的策略”來管理洪水,讓公園的河流擺脫了幾十年前修建的混凝土運河。現在,當城市洪水泛濫時,該公園就會充當將水引至下游的運輸系統。

 

安博戴水道東南亞和中國地區市場總監Leonard Ng解釋說:“河漫灘理念是為了在河流上游更長時間地保持水源,維持和提供自然繁榮的棲息地。當水位變低時,人們可以靠近水源,并且可以沿著寬敞的河岸開展各種娛樂活動。” 他又補充說,“與以前的混凝土運河相比,運輸能力也增加了大約40%。”

 

隨著高密度城市不斷增加——如今,世界上超過5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這個數字在未來30年內將增加到70%——Leonard Ng認為,創建可持續的彈性住宅項目需要一個涵蓋社會、環境和經濟各方面的“多功能、有意向的方法”。例如,創建高空綠化可使居民更貼近自然、拉近社區間的關系,還起到了阻擋雨水的作用。


安博戴水道將這種多層面設計方法應用到了新加坡海軍部村莊的景觀設計,這是一個由WOHA建筑事務所的建筑師們設計的綜合性多用途建筑。景觀設計方面創造了郁郁蔥蔥的本土樹木、果樹和墻蔓窗簾等景觀,有效地提供了林蔭道、環境溫度調控以及屏蔽來自鄰近火車軌道的噪音。

 

Leonard Ng解釋說:“綠色屋頂可以阻擋和清潔雨水,收集的灰水可以用于灌溉和沖廁所。”同時,天然的土地覆被可降低能源成本和對空調的需求,從而減少熱島效應。


新加坡于2009年首次宣布實施LUSH環保政策,該政策要求所有因市中心開發而破壞的綠色植物都必須現場恢復,新加坡因而成為了城市綠化的區域性領頭羊。  


迄今為止,該市規模最宏大的“花園塔公寓”之一是位于濱海灣金融區的濱海盛景豪苑,它將熱帶叢林有效地整合到住宅綜合體的中心地帶。該建筑群由圍繞著一個共享中心空間“綠色之心”的四座高層建筑組成,由Ingenhoven建筑事務所與景觀設計事務所GP+B通力協作設計。

 

郁郁蔥蔥的景觀設計絕非只是錦上添花,而是實現可持續意義的環保型建筑,特別是在熱性能、吸收二氧化碳及節水等方面優勢明顯。GP+B事務所解釋說:“綠植可以減少硬質路面的輻射熱,而瀑布和噴泉則有助于降溫。”

 

據報道,社區內的花園將濱海盛景豪苑的空氣溫度降低了1.5度,將中心區路面溫度降低12度,屋頂溫度降低23度,過濾掉至少十分之一的空氣顆粒物,吸收二氧化碳,并產生大約可供550人呼吸的充足氧氣。

 

除了樹冠帶來的樹蔭之外,建筑物本身所處的方位有利于風通過交叉軸的開孔自由流動。濱海盛景豪苑的屋面徑流也被收集和儲存下來,并且植被部分由雨水灌溉。此外,花壇還起到了吸水的作用,這對于一個經常受到中國洪澇季風和濕潤的印度季風影響的城市來說至關重要。


GP+B在香港太古坊也采用了類似的策略。由太古集團開發的鲗魚涌項目將6.9萬平方英尺郁郁蔥蔥的綠色植物安置在這座建筑綜合體的中心部位。密集種植的熱帶植物中間被造型各異的石雕作品所分割,同時70多棵樹木營造出成片的蔭涼。為了促進生物多樣性以及突顯香港對傳統林地風水的獨特認識,53棵樹均為針對該項目所種植的本地物種。

 

盡管香港貼近大自然,但這個城市很少有高質量的綠地能有效地吸收雨水、降低地表溫度、以及緩和該城市的燥熱環境。

 

區域性(和全球)差異是:每個國家都具有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和基礎設施融資制度,對景觀倡議形成了一種挑戰。

 

Leonard Ng認為,人們對包容度的總體認識已經發生了變化:“但是速度較慢,并且因地區不同而異。”例如在新加坡,政府了解價值鏈,并經常通過自有基金以及公私合作(PPP)協議推動此類項目。但在印尼和馬來西亞等國家,政府缺乏財政資源,資金往往來自私人開發商。”

 

在越南這樣的國家,非政府組織和亞洲開發銀行已聘請安博戴水道擔任顧問,以幫助當地政府理解可持續設計戰略的重要性和好處。“我們的最終目的在于,說服和鼓勵利益相關者們在管理可持續設計上向前邁進,” Leonard Ng說道。


不管財政支持來自何方,他認為有一點十分明確:“隨著全球與天氣有關的災害不斷增加,城市規劃者必須將預防措施視為投資而非單純的支出。”

安徽快三计划软件科技有限公司